農業“保護傘”還需更多呵護



目前,黑龍江省春耕在即,作為全國糧食總產量第一的大省,去年遭遇了特大洪澇災害,受災的農民是否有資金準備今年的春耕?記者走訪了去年災情嚴重的黑河市孫吳縣沿江鄉。

孫吳縣沿江鄉2013年有11.3萬畝耕地被淹,受災農田達到78%,4.2萬畝絕產。記者發現,與過去大災之后農民好幾年緩不過來,甚至撂荒數年的情況不同,農業保險讓很多受災的農民能順利準備春耕。但農業保險補貼政策在基層落實過程中也存在一些問題,主要矛盾集中在縣級財政。產糧大縣多是財政窮縣、弱縣,補貼資金困難,農業保險規模難以擴大,不能普惠農民。

2014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指出:“加大農業保險支持力度。提高中央、省級財政對主要糧食作物保險的保費補貼比例,逐步減少或取消產糧大縣縣級保費補貼。”可謂對癥下藥。

沿江鄉哈達彥村農民馮篤全說:“就盼著電視里看到的好政策能早點落實到自己頭上。”

縣級財政資金有限,地方農險指標不夠分,小散戶參保困難

目前,黑龍江省耕地面積超過2億畝,2013年種植業保險承保面積突破1億畝,墾區內實現了應保盡保,但墾區外承保覆蓋率不足40%。

孫吳縣副縣長賀玉斌說:“孫吳縣的自然條件可以說是十旱九收、十澇九丟,農民因災返貧的現象很普遍,農業保險非常重要。”

“過去農民認識不到保險的好處,去年沿江鄉是重災區,讓很多農民有了保險意識。但全縣耕地176萬畝,今年預計能保60萬畝,去年保了55萬畝,參保率并沒有提高多少。主要原因是縣級財政拿不出那么多錢補貼農民投保。”沿江鄉書記秦英說。

孫吳縣是省級貧困縣,2013年縣財政總收入6000萬元左右,全口徑支出10億元左右。中間巨大的差額都是靠中央轉移支付和爭取項目建設資金等解決。“去年全縣農業保險補貼100多萬元,對縣財政來講負擔不小,要想擴面全覆蓋負擔就更大了。”賀玉斌說。

“資金有限,只能先到先得,趕不上就保不了。”孫吳縣農業局副局長李建偉說,“按政策,地方農險指標會優先農業合作社、產糧大戶。”而小散戶參保相對來說更困難。

“有些縣采取總量限制、劃分指標的辦法,甚至出現農戶爭搶農業保險指標的現象。縣級財政配套困難已成為制約黑龍江省農業保險發展的瓶頸。”黑龍江省財政廳國際金融處處長于小菲說,“到2020年要實現農業保險全覆蓋,不僅縣級財政吃不消,省級財政也有困難。”2013年黑龍江省財政收入1700多億元,支出3000多億元,差額全靠國家轉移支付。

黑龍江省糧食產量占全國的1/10,商品量占全國的近1/6,調出量占全國的1/3,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做出重大貢獻。“希望國家能繼續加大對糧食主產區的財政轉移支付力度。”于小菲說。

地方農業保險無法覆蓋物化成本,種類太少,農民不解渴

“以玉米為例,如果地是自己的,種子、化肥、人力等加起來每畝玉米成本最低也得400元到500元。”沿江鄉哈屯現代玉米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王躍龍介紹。

中國人保財險黑龍江省分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張偉介紹:“黑龍江地方農險的保險費近年來始終是一刀切的15元/畝。其中,中央財政補貼40%,6元;省財政補貼25%,3.75元;縣財政補貼15%,2.25元;個人拿20%,3元。這15元的保險費對應的保險金額分別是玉米145元/畝、大豆125元/畝、小麥120元/畝、水稻200元/畝。也就是說,假如糧食絕收了,農民最多也就能拿物化成本(除人工外的成本)1/3左右的賠償。”目前黑龍江有兩家保險公司做農業保險,一家是以墾區為主的陽光農業相互保險公司,一家是以地方為主的中國人保財險黑龍江省分公司。

“保這些不解渴,真想多保點,國家多給補貼點,有災了可以多賠點。”馮篤全說。

然而,提高保費意味著中央、省和縣的補貼資金要相應增加,而當前的保費水平對縣級財政來說都是一個很重的包袱。“縣級財政是真拿不出錢提高補貼了。”賀玉斌說。

而農業戰線的“國家隊”——黑龍江農墾地區,農業保險的補貼政策為:中央財政補貼65%,農(牧)場、北大荒農業股份有限公司各分公司補貼10%,參保農戶交納25%。玉米種植保險可差異化投保,每畝保險費40、45、50元不等,相應的保險金額分別為390、440、490元/畝。如果出現絕收的情況,最高一檔保險金額是可以覆蓋物化成本的。

“經測算,如果地方農業保險保費從現在的每畝15元提高到40元,基本就可以覆蓋玉米種植的物化成本。”中國人保財險黑龍江省分公司黑河市總經理李廣貴說,“最好能差異化保費、差異化保額,讓農民根據自己的需求投保。”

此外,自2008年黑龍江省參加了中央財政農業保險保費補貼試點工作以來,參保品種只有玉米、大豆、小麥、水稻等4類種植業品種和能繁母豬、奶牛等2類養殖業品種。很多農民希望農業保險參保的種類可以擴大,可以因地制宜。

跨地區耕種效率高,但上不了農險

王躍龍是沿江鄉哈達彥村土生土長的農民,2011年成立了哈屯現代玉米農機專業合作社,開始的時候有100多戶農民入社,整合土地1.8萬畝。“一起運輸、一起砍價,合作社第一年光化肥錢就省了80萬元。”他說,2013年除入社土地外,合作社還承包了五大連池市1萬畝土地,僅用5個人、4套機車就種了原本屬于4個村子的土地。

隨著土地集中,跨地區耕種將越來越普遍,問題也隨之而來。王躍龍2013年在五大連池承包的1萬畝土地上不了農業保險,當年受災1800畝,損失都要合作社承擔。而王躍龍社里本地的3萬畝土地全上了保險,賠付了120多萬元。王躍龍說:“五大連池那邊說我們是外地的合作社,地方財政不給匹配保險補貼;孫吳縣說我們種的是外縣的地,也不給匹配保險補貼。”

賀玉斌說:“如果能取消縣級財政對農業保險的補貼,就能打破縣域分割對大型農業合作社跨地區經營的限制。”未來,大型農業合作社跨地區經營將越來越普遍,更有利于提高農業效率,也更需要有相應的配套政策。

記者采訪結束時了解到:黑龍江省委、省政府對農業保險十分重視,一是省委副書記任組長、主管農業副省長任副組長的黑龍江省委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將農業保險工作納入重要日程,加強對農業保險工作的領導;二是正在研究制定相關政策以及“創新農村金融服務體系”等制度。




上一篇:國內復合肥價格短期內平穩
下一篇:沒有了
山西十一选五最新遗漏